三百文学 > 其他小说 > 食戟之帝王降世 > 第295章:叫我龙胆姐,你们两个我罩着了!
    【会场】

    对于上面的事情,也是被独孤青云和堂岛银收入眼中,当然,这也逃脱不过薙切仙左卫门的眼睛。

    不过对于唯恐天下不乱的独孤青云,堂岛银可是冷汗连连,在他看来,刚刚自己的心腹绝对是非常瞧不起韩青瓷,并去找茬而且很有可能被韩青瓷套出话来了。

    并且,就算韩青瓷并没有掏出话来,也会通过自己的情报网,顺藤摸瓜的找到自己,总之自己已经跑不了了。

    可以想到,最晚就是明天,韩青瓷绝对会找到他哪里,然后好好的喝杯茶探讨下人生。

    而薙切仙左卫门的心中,也是非常的忐忑,不过也就是功力深厚,所以并没有被一色慧等人看出来。

    薙切仙左卫门(心中):“呼~~~~对亏做了好几层的玻璃,并且是从华夏运过来的,不愧是那个老家伙所说过的‘别的国家都是钢化玻璃,我大华夏的可是玻璃化钢’,看来果真不假啊!”

    “不过刚刚的人,应该是堂岛那小子的吧,呵呵,明天应该很有意思了,不过,老夫最多也只能在视频中看回放喽~~~”

    想着,薙切仙左卫门还眯着眼睛成月牙形,嘴角还微微翘起,但还是有正事要做的,所以薙切仙左卫门也是轻咳一声道。

    薙切仙左卫门:“咳咳!好了,一色慧,请说出你的料理!”

    随着薙切仙左卫门的咳嗽声,独孤青云与堂岛银也是将视线转移到自己眼前的料理中,而上面的韩青瓷等人,也是经过一番插曲后,站起身来看向下面,没办法,毕竟那么长的裂痕,很是影响视线。

    但这也不妨碍司瑛士的脑补,现在的司瑛士看着韩青瓷,都在瑟瑟发抖,而与之相反的,就是小林龙胆了。

    只见小林龙胆站在韩青瓷的身边并眼睛闪着亮光道:“青瓷老弟!你刚刚的那个是什么?华夏的武术么?还是什么军方的格斗术?再或者是······”

    听小林龙胆那好似八卦一样,韩青瓷也是拍苍蝇一样,将手按在了小林龙胆的脸上,并向后方推去。

    但这也没有办法阻挡小林龙胆,而绘里奈也是率先受不了了,并回应道。

    绘里奈扶着额头道:“龙胆学姐······”

    小林龙胆:“叫龙胆姐!以后学院你和青瓷老弟就我罩着了!”

    绘里奈:“是是是,龙胆姐,那种拳法叫太极,是一种慢运劲的华夏著名拳法,青瓷在小时候就经常练习了,并且可以完全运用在料理中,可以说是非常的有益处了。”

    小林龙胆:“哦~~~这么厉害!青瓷老弟!我想学!教我怎么样?姐姐给你做好吃的,带你游山玩水如何,实在不行的话,他!司的十杰位置就借给你玩两天好了!”

    本来听着小林龙胆的话,韩青瓷不以为然,但最后一句话可是让三人喷出来了,但司瑛士也是非常熟悉小林龙胆,这不过是一个玩笑话而已,但这也证明了,小林龙胆很想学,这点是不会变的。

    此时的韩青瓷与绘里奈二人在额头上滴下了豆大的汗水,什么玩两天啊,这都哪跟哪啊?

    想着,韩青瓷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并从袖口中,掏出了一本古书,并递给了小林龙胆道。

    韩青瓷:“这是练习的方法,以及心得,交个你了,龙胆姐。”

    而小林龙胆也是如同保护宝贝一样,将古书好好的收起,并罕见严肃的对着韩青瓷说道。

    小林龙胆:“青瓷老弟,多的就不说了,有什么事以后尽管来找姐姐,我会不触碰以好玩为底线的前提下帮你的!”

    对此韩青瓷也是呵呵一笑,好嘛,本以为想说什么,居然是这个保票,并且,‘好玩’是个什么底线啊?

    想着,韩青瓷四人也是看向了下面,此时一色慧也是开口道。

    一色慧:“这是我的料理!香菇熏鸡意面,请品尝!”

    随着一色慧说出料理的名字,独孤青云三人也是并没有直接吃下,而是仔细的打量起来。

    独孤青云:“怎么说呢,这道料理从外表上看,完全是融入了华夏料理中的色香味中的色与香,味道现在没有品尝就不知道了,不够意面,应该是西餐吧。”

    一色慧:“是啊,不过这点也是青瓷君和薙切同学进行料理比赛给我的灵感,他们二人可是已经完全可以将各种各样的料理,完全不分国界的融合在一起,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到达三位一体的程度。”

    随着一色慧的话,不仅仅是观众与堂岛银等人,就连在韩青瓷身边的小林龙胆也是很惊讶的看向了身旁的学弟学妹。

    普通人可能不知道三位一体是什么,但对于厨师来说,那就是完全不可能达到的地步,将西餐的突出一点,和华夏料理的雨露均沾,土耳其料理的前菜主菜和冷餐等各种做法,融入到一个料理中,那是多么有难度的一件事。

    而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除了那些星级的大厨以外,就是非常资深有辈分的料理人才能做到的了。

    但在韩青瓷看来,那些做法都是用来借鉴的,并用来融入到华夏料理中,对于韩青瓷现在来看,华夏的八大料理,自从觉醒厨心后,感觉能有一种新的感觉。

    而经过众人的惊讶后,堂岛银也是瞥了眼从上向下看,并好似审判一样的视线,不自觉的让他感觉身体非常的阴冷,好似被一头老虎盯上一样。

    斯~~~~~~~~好冷啊!

    堂岛银:“唉~~~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吾命可能休矣啊!”

    此时距离最近的一色慧也是一脸懵的‘啊?’一声,什么意思,我就是做了道料理而已诶,您为何这么说?难道这道料理中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么?我也没有兑入过砒霜之类的东西啊?

    而堂岛银也是摆了摆手,表示没事,至少现在没事。

    薙切仙左卫门:“好了!我们可以开始品尝了!毕竟,料理放凉了就不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