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科幻小说 > 幕后黑手的进化史 > 第八十九章 九头相柳
    数万年前,灵寂洞有这么一个掌门。

    他感慨妖兽的血脉修炼之道只要时间足够血脉到位,便可以顺利成为渡劫期,不需要什么玄之又玄的资质和领悟力。若是运气再好些能够度过天劫,那么以此成仙也不是不可能。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些妖兽修炼速度很慢,想修炼到一定境界它们得活的够久,而它们活的越久对其他修行者来说,它们就越浑身是宝。

    这就显然成了一个大问题

    因此,灵寂洞的那位掌门突发奇想,想将人与妖的修炼天赋融合在一起。

    以人身资质飞快修炼,借妖躯血脉破除境界,走出另一条身体修炼之道这在以开发身体为主要道路的灵寂洞中,并不算是什么歪门邪道,当时支持的人也不少。

    如果他没有失败的话

    据说,那位姓赫连的掌门最后和妖躯融合在了一起,变成了一种难以名状的怪物,给当时的灵寂洞造成了很大的损失,灵寂洞也因此封存了这种修炼方法。

    直到赫连星渊的出现

    青袍道人说得没错,这人的确是个人物,他成功改良了他爷爷留下的东西,将其理念从从互补融合改为了借鸡生蛋,借血脉而夺造化。

    可惜,即便他证明了自己的成功,也没能得到宗门内的认可,最终还叛逃出了师门。

    如果没被时彧发现的话,也许这位人才还在黑水蛟龙腹中,等待着蛟龙化天的时候然后一举夺取蛟龙的所有成果,成为又一位渡劫,甚至是顺势成仙

    不过那时候蛟龙也就完了,也许就是因为这种原因,灵寂洞不愿意对此进行认可。

    毕竟这种取巧的方法越容易,对妖兽一族的伤害就越大,甚至很可能造成种族大灭绝那时候结下的因果可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了,很可能会反伤人族自己。

    不过时彧不怕,他又不沾因果

    在用透视镜从灵寂洞那里获得足够的情报后,他便有所心动,准备抽时间来试一试。

    为了效果更好,甚至还准备了龙精玉金镶和应垂泪就是没料到,他进行这种仪式居然是为了疗伤。

    但人与人之间的情况是不同的,所以有些结果并不是他所期望的那样尤其是对于时彧这种异类来说,可能连赫连星渊都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

    当时彧知道结果后,已经是他从小黑体内出来的时候了。

    伤势倒是好了,甚至修为还有所提升,但效果明显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尤其是祝红玉看向他的眼神很是奇怪,还仰头看了看他的身后。

    时彧略有所感,转身回看。

    只见一个比之前还大十倍的身影伫立于天地间,遮天蔽日,光是张开的血盆大口就仿佛能吃下一座山。

    最重要的是

    它有九个头

    见时彧看向它,小黑似乎有些兴奋:

    “吼”

    九首齐鸣,响彻天地。

    居然连叫声都变了

    时彧又看了看周围光秃秃、一片漆黑的沼泽,沉默了半晌: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相柳氏,九首蛇身,自环,食于九土。其所歍所尼,即为源泽,不辛乃苦,百兽莫能处。禹湮洪水,杀之,其血腥臭,不可生谷。其地多水,不可居也。禹湮之,三仞三沮,乃以为池,群帝因是以为台,在昆仑之北。”

    “什么意思”祝红玉歪头问道。

    一个从小自学成才的人,你很难要求她在文言文领域有什么成就。

    这让时彧的装逼式科普有些进行不下去了。

    他叹了口气,解释道:“意思就是说相柳蛇身九头,巨大得能同时在九座山头吃东西。它不断呕吐毒液,形成水味苦涩的恶臭沼泽,发出的臭味甚至能杀死路过的飞禽走兽。

    “后来一个叫禹的人杀了它,但是相柳的血液腥臭,流淌过的土地五谷不生,弥留时流出的口水更形成了巨大毒液沼泽禹三次填平沼泽却三次塌陷,只好开辟整理为干净的大水池,并为众天帝在池边建造宫殿楼阁,称为众帝之台。”

    祝红玉一脸不解:“这是什么故事,我怎么从没有听说过”

    “山海经,一个食谱罢了,你没听过也是正常。”

    祝红玉更是疑惑了,什么食谱会记录这种东西

    时彧坐在凳子上,仰头看向长着九个头的小黑,陷入了沉思:

    “怎么会长成这样”

    他倒不是嫌弃,只是一个副本中的异兽化为了山海经中的样子,实在是让他不得不怀疑起自己。

    “难道是我的影响”

    这几乎就是肯定的答案了,毕竟人赫连星渊待了那么多年都没事,偏偏他待了不到一年就成了这样,很难不去说这是他的问题。

    尤其是小黑变化后的能力和长相简直和传说中的九头相柳有九成相似,而两者分属不同的世界,唯一之间的联系就只有时彧了。

    这可真是个细思极恐的问题

    “以赫连星渊的理论来说,应该是用妖兽血脉的特点来补充人的修炼,但要是反过来了呢”

    时彧皱了皱眉。

    他抬头看了看小黑的九个头,每个头上面依旧保留着一根角,这也是它和相柳最大的不同相柳是蛇身九头,小黑是蛟身九头。

    “这里的人有体质特殊的,比如祝红玉,但血脉一说就没有了,渡劫期的孩子该修炼还得修炼,不可能一下生就有了修为,最多是修炼资质更好

    “但我的情况明显不同,不仅有血脉,而且经历了三次进化,直达上古。也就是说很可能不是小黑反哺了我,而是我反哺了小黑,让它产生了血脉进化”

    时彧似乎明白了什么。

    “也许这就是小黑会对我很亲近的原因这更解释了它为何会进化为山海经中的凶兽。”

    猜到了大致的答案,可时彧并不乐观。

    因为他发现这里面有一个很可怕的问题可怕到他都不敢去触碰答案:

    他和相柳有何关系

    或者说山海经和人类有什么关联

    “会不会是”

    时彧想到了地球上的龙脉,那个隐藏在华夏的幕后黑手。

    但没等他细想,就被祝红玉的吞吞吐吐给打断了:

    “有件事我我想你应该得知道。”

    “嗯”时彧闻言看向了她。

    这时他才注意到,祝红玉的穿着有些奇怪竟然换了个颜色的衣服,是青蓝色的,不再是以往的红色了。

    时彧见状,很机智地回答道:

    “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祝红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