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穿越小说 > 釜明 > 第315章 一丝生机
    鹅毛大雪,朔风凛冽。

    韩元恺拍马急急,和陆大虎两人终于赶到金家沟,村子里很安静,似乎和往日没什么两样。

    两人策马停住,静静的村头看了会儿,陆大虎瞧见他一脸踌躇,忍不住说道:“既然都到这里了,何不进去看看?”

    “真不知道这番回来,是救她还是害她?”韩元恺正犹豫间,却突然皱起了眉头:“不对!有大队人马正朝这里赶来,估摸着还有七八里就要到了。”

    陆大虎惊道:“鞑靼人!他们不是朝东逃了?”

    “快!叫醒他们!”韩元恺来不及多说,往右边扫了眼,便打马朝村中跑去。

    陆大虎拍马跟上,大喊道:“鞑靼人来了!快起来逃命!”

    韩元恺心急如焚,打马甚急。

    村后的独幢小屋中,江翠翠刚铺了炕躺下,这几日她整日的不出门,一直坐在家中缝制衣服靴子,熬的一双眼睛发红,终于熬不住了,迷迷糊糊的正要睡去,就听见外头有人吵吵闹闹的喊。

    江翠翠陡然惊醒过来,怔怔又听了几声,便慌忙起身套上床边的鞋子,急急走到门后把门拉开。

    寒风掠过,吹起她单薄的衣衫,江翠翠走出几步就瞧见朦胧的月色下,村中正有两匹马向着自己这边跑来,虽然夜色黧黑,风雪漫漫,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来人!

    说好七日,他果然回来了!

    韩元恺一边拍马一边拿马鞭抽着旁边的门窗,同时口中大声的喊着,陆大虎也跟着他一般,很快村子里就吵闹起来,大部分人睡得迷糊,一时间还迷瞪着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机灵的听清了的赶紧跑出来一看,见是两个来历不明的大汉,对那话却也是半信半疑,更有鼻子灵的,闻见了空气中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再见他们手中还抓着长刀,顿时如临大敌般。

    韩元恺虽然着急也没用,他们只是新营,便连盔甲都没有。

    韩元恺跑到江翠翠僻静的小屋前,不待勒马停下,他就瞧见了屋前一个衣着有些单薄的女子,正缩着一对瘦削的肩膀,雾蒙蒙的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他。

    韩元恺的心猛然一跳,然而此时不是儿女情长之时,鞑靼人转瞬即到,更何况他答应过江丰的,韩元恺狠下心斩断那点心思,便径直跳下马,朝她匆匆跑上前去,急道:“鞑靼人就要来了,快去收拾行装!”

    寒风袭来,江翠翠身子一抖,虽然面前的男子一脸血污,语气有些急切,可她却一点也不怕。

    听到鞑靼人三字,江翠翠克制住想要扑上去的冲动,终究还是听话的转身跑回了屋子。

    耳边的蹄声越来越近,韩元恺心中大急,也顾不得避嫌直接跟了进去,江翠翠没想到他会直接闯进来,唬了一跳,外衫也不披了,抽了块麻布往桌上一铺,就将桌上的衣服鞋子统统包了起来。

    韩元恺堪堪走进门来,在屋子里扫了眼,说道:“带上值钱的便好,其他的就不要了,快!”

    江翠翠低着头匆匆收拾,韩元恺见她衣着单薄,便走过去将她的几件外衫拿了,递到她怀里。

    江翠翠愣了下,忙低下头接过,背过身去穿了起来。

    韩元恺这才觉得不妥,忙转身出了门,却正瞧见那些村民已经追了过来,手中还提着刀棍,看来是来者不善!

    风过处,蹄声迫急!

    韩元恺重重呼出一口气睁开了眼睛,与陆大虎对视一眼,随后便快走几步翻身上马。

    村民们在十步之外停下,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有人更是喝问道:“你们是谁?什么鞑靼人?把话说清楚了!”

    韩元恺脸色凝重没有说话,风稍缓,那些村民正面面相觑之时,突然听见身后隐约传来一阵急急的蹄声,想到方才这二人喊的话,这些人顿时炸了锅。

    “鞑靼人来了!鞑靼人朝这里来了!跑啊!”

    人群正要四散,韩元恺一策马从他们身边疾驰而过,陆大虎轻轻一叹,也没有犹豫拍马跟上。

    江翠翠听到外头的吵闹,手忙脚乱地穿好外衫,抱着包裹跑出来想要解释时,韩元恺已经策马朝村头而去,村外不远,如雷般的马蹄快速朝这里逼近,江翠翠脚下一软,慌忙喊道:“韩大哥!”

    马上的韩元恺一扭头,朝那抱着包裹追上前来的少女喊道:“快走!走得越远越好!”

    寒风如刀,刮在脸上。

    络腮胡马鞭急打,他的身后跟着的人只剩不到一半,而那些该死的明军还在死死的撵着不放!

    前面就是金家沟了,这方圆数十里唯一没有壁垒,可以迅速拿下的村庄,只要冲杀进去,就还有一丝生机!

    身后的追兵还有些距离,络腮胡带着人迅速朝村头冲去,便在这时,不远处的村子里突然一前一后跑出两骑!

    络腮胡一惊,急忙勒马停下,细看一眼,竟好像是之前那两个该死的明军!

    砰砰砰!

    令人心惊肉跳的火铳声又响起,身后追兵急急,络腮胡把牙一咬,也没时间细想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里头便是陷阱也只得闯了!

    “阿拉!”络腮胡举起弯刀,走投无路的鞑靼骑兵红着眼朝村头杀去!

    韩元恺知道明军还在追击,紧绷的心稍稍一松,眼见鞑靼人有路不逃却往村口冲来,大概是想以百姓为人质,便抽出长刀,将刀鞘用力掷出!

    风雪迷眼,正砸在一个正高举弯刀冲杀过来的鞑靼人脸上,那鞑靼人吃痛不住被马颠下,将后头的马挡住,鞑靼人的冲势一时间缓了些。

    韩元恺策马冲杀,顺着寒风朝鞑靼人挥刀劈去!

    锵!

    刀碰撞处,溅起一阵火花,韩元恺把刀往右一横,全力劈出,将一柄正朝他劈来的弯刀荡开,荡开弯刀的同时刀尖划过那人的咽喉,喷溅出一腔热血!

    借着风雪,韩元恺与陆大虎一左一右,策马奋力冲杀,竟硬生生的将冲来的这股鞑靼骑兵给拦了下来。

    砰砰砰!

    火铳冰冷地响起,便有人哀嚎着从马背上倒下!

    前有堵截后有追兵,不能一鼓作气杀进村中,鞑靼人一时间军心大乱!

    加上旁边又有去路,拼命的劲头顿时消散,便有人开始往后溃退。络腮胡策马冲上前,手起刀落,一个调转马头的人惊愕的捂着喉咙倒了下去,热血溅到络腮胡的脸上,他红着眼急喝道:“阿拉!”

    喜欢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