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玄幻小说 > 魔兽农场主 > 第二百零三章 分班
    学园里比楚寒想象的要大得多。

    昨天因为被冯微克拉着喝酒的缘故,没有看成学校,这也导致楚寒今天起了个大早,和法比恩提前一些来到了学校里。

    这个学校的操场并不难找。用找这个词或许不太差的,因为一进学院大门之后就有一片极大的空地。

    现在这片空地上已经熙熙攘攘的站了不少人。

    地面上是被铺得很平整的石板路,远处是一个巨大的雕像,雕刻的是一位身着法袍手持长杖的老人。尖尖的巫师帽和宽大的法袍,无不彰显着这位老人是一位魔法师的身份。

    老人的神情严肃,目光坚定,仿佛是在面对着什么强大的敌人,楚寒走近了之后才发现底下刻着老人的名字。

    金德里希·斯特赫利克。

    奥斯兰魔法学院院长。

    只有这短短的两行字被镶刻在雕像的底座上,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其他的东西。

    “你知道他吗?”楚寒扭头看向了一旁正在瞻仰这座雕像的法比恩。

    “略微知道一点。金德里希大人是整个奥斯兰最强的魔法师。”说完法比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不过我也仅仅只知道这些了,毕竟平时也不太接触得到像金德里希大人这样的人物,只是听各种坊间的传言说过,总而言之就是他很厉害,但至于如何厉害,厉害到什么程度我也不清楚。不过想来能被阿姆别尔大帝认可来当做这座学院的校长,应该不会有名不副实这种情况。”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他们都见过那位大帝,也都知道那位大帝看人的眼光。

    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但是还是能感受到那位大帝的从容与威严。

    法比恩也说那位大帝虽然已经用相对平和的语气跟他说话,但是他还是会觉得有压迫感。

    常年身居上位养成的气质即便是有意想要改变,还是会从举止言语中透露出来。

    两人又该说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聊到法比恩昨天买的那两根法杖,一根长杖一根短杖,不是什么特别名贵的东西,只是一般的普通水准,当然他可以买贵的,但是他没有这么做,虽然别人说了要送礼,但是不能得寸进尺不是。这一点法比恩还是拿捏的很清楚的。

    他有点好奇楚寒昨天跟大帝聊了些什么,不过从大帝乐呵呵的出来来看,结果应该不是太坏,这就够了。

    大空地上的人渐渐的越来越多,很多人都慢慢的赶了过来。

    原本看着只有三三两两的人,现在也一堆一堆的聚在一起交谈。

    时间慢慢过去。

    忽得有人惊呼了一下,抬手往天上的一个方向指了过去。

    空地上的人纷纷抬头望去。

    天边飞来了几个身影,站在空地之上。

    全都清一色的身着黑色的法袍,头上带着尖尖的法师帽,让人一看就能感觉到他们就是魔法师。

    有风吹过,吹的他们的法袍猎猎作响。

    五男三女一共八人。

    看着样子也都不是很年轻,应该都是导师吧。最年轻的一位估摸着也有三十多岁了,因为他们离楚寒很近,所以楚寒有足够的余地来打量他们。

    他们落地之后就站在原地不动,微笑着看着空地上的众人,等到众人的喧闹声略微安静了之后,他们才动身,微笑着对着他们附近的人说的稍微往后退一点。

    平整的地面上突然就出现了四条隆起,一位男导师说着让人退出这隆起之外。

    众人照做。

    等到所有人都退出了这片区域之后,几位老师互相点头示意,其中两位导师手中法杖一挥,立刻从这隆起中间做出了一个高两米的台子。

    楚寒眼睁睁看着土块不断的累积,最后搭建成了一个高台。眉毛挑了一条,他刚才离得近,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那两位导师是没有吟唱魔咒的,意思就是说他们是完全用精神力或者是魔力来掌控这些图块,最终让他搭建成型的,楚寒自认为做不到这一点,嘴角露出笑容,看来在这里学习魔法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看着周围有不少学生也露出了吃惊的表情,楚寒心中了然,看来也有向学生们展示魔法的意图在里面,不然大可以之前就搭建好,何必这个时候再来搭建呢?

    一旁的法比恩眼中也露出神往的色彩,拳头捏紧,像是下定决心,又像是给自己加油鼓劲。

    高台搭建好之后,几位导师站成一排手握法杖,就这么一动不动地站在高台之上,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一个白色的身影从天上掉了下来,落到高台之上。

    是的,是掉了下来,而不是从远处飞过来。

    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吓了一跳,也包括楚寒。他有点担心这个身影是不是整个人都摔散架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如楚寒以及绝大多数人想象的那样发生,台上那种白色的身影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扶正了头上戴的帽子。

    身后的几位导师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好像已经习惯了这种事的发生。

    “本来是想从高处飞下来,然后以一个帅气一些的姿势落地,结果没有想到就摔了一跤,看来我这把老骨头还是不适合耍帅。”

    略带自嘲的声音响起,很奇怪,他的声音并不大,但是整个空地上的所有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

    楚寒这才看清楚了,他的脸正是那个雕像上的老人,金德里希。

    他略微自嘲的话,让空地上不少人笑了起来。

    无论他的话是真是假,至少听上去很幽默不是吗?原本有些沉闷与紧张的气氛一下子有些活跃了起来。

    金德里希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

    “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金德里希,你们看,那边那个老大的雕像上面刻的就是我,…我不知道那几个混蛋雕刻师,为什么要把我刻成这副样子,我根本不是这样的,那个眼神对于我而言太过凶狠了吧,我根本不可能露出这样的眼神。”

    后方几个导师默默的叹口气,又来了,每年都是这样,只要是说到这个雕像,他就要吐槽这个雕像的眼神。

    “不过其他的地方雕刻的还是不错,我还挺满意的,你们在座的各位如果以后有机会也能够当上院长,那雕刻雕像的时候一定要跟他们说清楚,不要雕刻成这样,你记得一定要把表情调的和蔼一些,试问谁会想一进学院就看到一个老头子狠狠的盯着他呢?”

    说完他用手扶住额头,“说不定以后还会是一群人恶狠狠的盯着一个人,那副场面会给我们可爱的新生造成心理阴影的吧。”

    “好了,闲话到此为止,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光中,我相信在场的各位可能都要在学院当中度过了,你们来这里的目的,我想也很清楚,就是学习魔法,或者是为了潜心的研究魔法,或者是学习魔法之后,去外面冒险去闯荡,我觉得两者都很好,但是最重要的是。”

    金德里希收起的脸上嬉笑的表情变得非常严肃,“不要用魔法去做坏事。魔法是美好而值得称赞的,我不希望见到这样美好的东西被应用在丑恶的事物上。”

    “那么,努力吧。”

    金德里希大声地说完最后一句。整个身形腾空而起,消失在了云端。

    懵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

    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院长大人的思维未免也太跳脱了吧,虽然从此出现到离开只有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但是估计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忘不掉他了。

    一个很有趣的老头,楚寒在心里默默地评价道。

    咳咳。

    高台之上想起清理嗓子的咳嗽声。众人又纷纷把的目光投了过去。

    “刚才说我们院长大人的讲话,嗯……我们的院长大人性情一向如此,大家以后就会习惯的,如果以后在学院里遇到他,他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不要吃惊。”

    说话的是一位中年的男导师他说完这些之后又继续说道。

    “我们今年入学的新生的一共有5623人,数量不少,所以我们接下来会为大家分班级,然后大家根据自己所在的班级,找到自己所在的教室,你们班级的导师现在正在班级里等候你们,所以请你们在我接下来公布班级之后,尽快的赶到教室。”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高台四面的墙壁上立刻浮现出的文字。哪个学生归属于哪个班级都在上面可以找到。

    “我是二班。”

    法比恩冲着楚寒喊到,因为他的名字也在很前面,所以一个是扫了两眼,法比恩就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楚寒简单的应了一声,在现在已经看到十班了,还是没有找到自己,一共有五十个班级,楚寒找了半天终于在三十六班找到了自己。

    好靠后啊,感觉应该是根据天赋分的班?

    对于这一点楚寒倒是没有什么意见,有的人天赋快学的快,总不能为了平衡班上的其他人,而放慢对他的教导速度,这样是不公平的。

    学的快的有学的快的的节奏,学的慢的有学的慢的的节奏,这样没什么不妥,反倒很公平。

    “走吧,去班里。”

    楚寒带着法比恩朝着教学楼的地方走去。

    “法比恩你都这么高的天赋了,只能排在2班,那一班到底是些什么怪物?”

    路上的楚寒不由得碎碎念起来,给自己测试的那个老师也说过自己的天赋属于中等,至于为什么排的要稍显靠后,楚寒估计是因为自己的年龄有些大了,刚才看空地上的那些人,大多都是十几岁,有的甚至更小,只有几岁。而自己都已经20多岁了。

    法比恩不是很在乎这些,他觉得自己只要可以学习魔法就已经很好了。

    距离不算太远,很快楚寒找到了地方。

    法比恩进了自己的二班,楚寒又转悠了两圈找到了三十六班。

    推开门,楚寒猛然发现这个班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不是说我这个班级的老师已经在班上等着我们了吗?自己来的快,没有学生来倒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怎么连老师也不在?

    “我进错了?”小声嘀咕了一句。楚寒退出了教室,看了一眼门框上的班级牌子,确实是三十六啊。

    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老师还没来,今天开学第一天,估计老师们也都挺忙的,可以理解,楚寒耸了耸肩,准备找个靠后的位置,随便坐下来等着。

    这里的桌子倒是和地球上的大学教室差不多就是一张长桌,然后配上座椅,旁边再加上两个小一些的桌子。

    教室房间并不算小,因为毕竟要容纳一百多个人呢,楚寒站着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除了桌椅之外也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东西,于是迈开步子径直就朝着后排走去。

    没有走到最后一排,楚寒到了倒数第三排就停了下来,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安静的等待。

    这边教室墙壁的隔音倒还真不错,楚寒从外面进来的时候还是能感受到外面还是很嘈杂的,但是现在坐在这里,却是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了。

    这些同学来得好慢啊,楚寒心里默默说道。

    安静的教室里面却突然想起细微的呼噜声。

    一开始楚寒是以为自己听错了,但屏气凝神仔细听了一会儿之后,发现教室的后方的确传来了细微的呼噜声。

    有人在睡觉?

    楚寒站起身,慢慢朝着教室后排走去。

    现在是大白天,窗外的阳光明媚,楚寒倒是没什么感觉,这要是晚上这样自己可能还真有点慌。

    入眼是一双长靴,然后是藏青色的法袍,再往上是一对巨大的隆起,脸被长发覆盖住,看不真切,只能从隐约可见的五官中推测出,这也是个美人,一头金色的长发被拖在地上,盖在地上的酒瓶之上,这个女人怀里竟然还抱着一个酒瓶,正是她发出的呼噜声。

    楚寒有些无语,面部微微抽搐,心里默默想到,这个家伙,不会是自己的老师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