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都市小说 > 穆爷又在给自己挖坑 > 262:穆总强行带人走
    “我可是来帮你的,你就不想给唐初若一个重创?”车里的人问。

    “你有办法?”唐玉姚的眸中燃起希望。

    车里的人点点头。

    唐玉姚怎会放过重创唐初若的机会,立刻上了车。

    车子疾驰而去。

    唐初若将自己新画的几张设计图给了霍云澈。

    霍云澈每次对她设计的作品都是连连称赞。

    “初若,你真是珠宝设计界的天才,每次的作品都让人如此惊艳,若不是你设计出来,真的难以想象珠宝可以做的这般漂亮。”霍云澈从不吝啬对她的夸赞。

    唐初若却被夸的不好意思:“霍大哥,我可没你说的这么好,其实珠宝设计界很多出色的设计师,我要学习的地方还多着呢!你这样夸赞我,我会骄傲的,这样不能使我进步。”

    霍云澈摇摇头笑了:“你不会的,你是我见过的最不骄不躁的女孩子,像你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若是有你这样的成就,的确很容易骄傲,可你却从来没有,甚至都不愿让人知道你的才华,你可是珠宝界最低调的设计师。

    或许有人比你的地位和名望高,但你的低调谦逊却是他们需要学习的。”

    唐初若忍不住打趣道:“再低调的人,总是被你这样夸,也是会飘的。”

    霍云澈笑了,知道她不是这种女孩子,看着她的作品又说道:“初若,三天后f国将有一场珠宝界最高规格的珠宝展,我会让人尽快将你设计的这几套作品做出来,拿去参展,希望你可以与我一起参加,你可愿意?这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和交流的机会,不是所有设计师都有资格参加的,能去参加的设计师都是在珠宝界有很高威望和名气的,可说是珠宝设计界最好的交流机会,以你的名气是有资格参加的。”

    “可我怕自己的身份会被公开,让祖母和大伯他们知道。”唐初若自然想去,因为喜欢珠宝设计,想多和大师交流,人不能只满足眼前,要不断的学习,丰富自己,才能设计出更好的作品。

    “你放心,这次的珠宝展虽然是对外的,但是交流会只是同行间的交流,不会让媒体参与和报道,珠宝展任何人都可以去参观,即便有人发现你去了,也不会怀疑什么,你的祖母只是不允许你们设计珠宝,又不能阻止你们欣赏和购买。

    交流会他们是不会知道的,他们唐氏集团也没有资格参加这样高规格的珠宝展,所以你大可放心。”霍云澈耐心的解释清楚。

    唐初若看向他问:“这个珠宝展是霍氏集团办的吧?我之前好像在报道上看过,霍氏集团每三年便会再f国举办一场最高规格的珠宝展,只邀请一些在珠宝界有威望的珠宝设计师,和一些商家,霍大哥对这个珠宝展如此了解,想必是主办方吧!”

    霍云澈笑了:“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那唐初若小姐,您愿意参加这个珠宝大师交流会吗?”

    唐初若调皮一笑道:“既然霍总盛情邀请,若是我不去,岂不是太不给面子了。”

    “这么说你答应了,我这就让人订机票,明天就出。”霍云澈心里很激动,没想到她会同意。

    唐初若之所以会答应,除了想多学习珠宝设计师方面的知识外,还有就是想借此机会离开几日,让自己好好平复一下心情。

    待在帝都,总是不受控制的想起和穆谨言在一起的点滴,或许换个环境,让自己忙碌起来,就能忘记。

    穆萧逸今天下班被穆谨言约出来一起吃饭。

    “小叔今天约我出来,是有话与我说吧!”穆萧逸先开口,自从回国后知道他娶了若若,二人的关系在不知不觉中疏远了,以前都在京都的时候,会经常一起出来吃饭,可这还是他回国后,他们第一次出来吃饭。

    “以后离她远点,更不要插手她的事。”穆谨言也不拐弯抹角,直接说明自己今天的用意。

    穆萧逸没有太大震惊,来之前他大概已经猜到小叔今晚请他吃这顿饭的用意。

    “上次的事我只是想帮帮她,没想到会差点让若若出事。”穆萧逸知道上次的事小叔肯定生自己的气。

    “你从未涉足过商场,不知道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和险恶,既然当初选择了学医,就将心思都放在医学上,她的事,还有我。”穆谨言沉声道。

    穆萧逸看向他问:“小叔没有打算放弃若若?”

    “她只能是我的。”穆谨言霸道宣言。

    “那小叔可曾问过若若的想法和感受?”穆萧逸的心很痛,其实他也想像小叔一样霸道不放手,可他知道,若若的幸福不在自己这里。

    “她现在只是闹脾气,等她脾气闹够了,就会回来的。”穆谨言轻晃着手中的红酒杯,优雅从容。

    “若是若若一直不肯回到你身边吗?小叔该怎么办?或许在她闹脾气的这段时间,爱上了别的男人,小叔又该怎么办?”穆萧逸想看看小叔对若若的态度,想让自己放心的放手,还有就是霍氏集团的霍总,他好像对若若听不一样的,若若先与他合作,经常见面,万一若若爱上了他呢。

    “这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穆谨言语气坚定道。

    穆萧逸劝说道:“小叔,在爱情里,你不能太强势,这样会把若若吓跑的。”或许是因为小叔的性格和身份的关系,总是高高在上且霸道惯了,所以这种习惯也带到了与若若的相处中,女孩子是要被宠着的,总是被人霸道的要求着,管着,她真的会累的。

    “我与她如何相处不用你来教,你只需记住你的身份。”穆谨言冷声道。

    穆萧逸知道他的性格,没再多劝,只说了一句:“我希望小叔可以给若若幸福,她值得小叔珍视。”

    *

    第二天,唐初若和霍云澈一起去了f国。

    穆谨言现在虽然与她分开了,但她的行踪他还是很清楚的,得知她和霍云澈一起去了f国,穆谨言立刻意识到了危机感,让林申订了最快的一班航班飞去了f国。

    全球瞩目的f国珠宝展开展了,当天便有很多珠宝爱好者来参观,而且全球媒体都在报道这件事。

    特别是今年参展的作品有珠宝设计界最神秘的设计师riley的作品,大家都像第一时间目睹,有能力的希望自己这次能买到riley的作品。

    可大家还是失望了,居然有人已经将这次riley参展的所有作品都买下了,珠宝展结束后,这些作品会立刻被送到买家手中,所以他们现在只能在展馆里目睹一下,过过眼瘾。

    唐初若得知自己的作品刚露面就被人以高价全部买走了,也很意外,同时也感叹这个人的财大气粗,不过买家没有泄露任何信息,他们也不知道是谁买的。

    有人买总比无人问津的好,所以她也没去深想。

    霍云澈和唐初若走在珠宝展馆里,当做是普通的珠宝爱好者欣赏着各个顶尖设计师的作品。

    听着有人在议论着riley的作品多么漂亮,多么震撼。

    霍云澈和唐初若相视一眼笑了。

    霍云澈凑近她小声道:“听到了吧!不止我夸赞你的作品好,所有人都这么说,现在相信我的夸赞是由衷的了吧?”

    唐初若笑了:“不过还是要谢谢霍大哥,能让我的作品来这么高规格的珠宝展上展示。”

    “能请到你的作品来参展,是我们的荣幸,应该是我对你说谢谢。”

    唐初若笑着摇摇头,自从与霍氏集团合作后,自己的名气又大了很多,所以他们合作,算是双赢吧!

    “我真的很好奇riley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居然可以设计出这么美的作品,太震撼人心了。”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现在大家连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真的太神秘了,居然会有这么低调的人,真的很难得。”

    “你说是不是因为riley长得太丑,或者容貌发生过什么意外,所以才不敢让人知道她是谁,保留着一份神秘。”

    “或许吧!不过能设计出这么美的作品,不管她外形如何,内心都是纯洁美好的。”

    “嗯嗯!这话说的没错。”

    听着两位珠宝爱好者的议论,霍云澈再次凑近唐初若说:“若是她们知道,她们好奇的神秘珠宝设计师riley就在她们面前,你说她们会是什么反应?还有你的容貌,一定会让她们由衷的感叹:人美心善。”

    唐初若无奈的笑了:“霍大哥,你就别夸我了,我真的会飘的。”

    “飘了又如何,你有飘的资本。”

    二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的一幕被人群中的另一人看到,眸中闪着浓浓的不悦,浑身散发着强烈的醋意。

    让身边的林申忍不住想捂嘴感叹:好酸啊!总裁这是化身醋缸了吧!

    在林申一走神的空挡,便看到boss已经走到了霍总和夫人面前。

    “穆谨言。”看到突然出现的穆谨言,唐初若震惊的膛目结舌。

    自己这次来f国,就是想躲着他,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

    霍云澈并没有太大意外,嘴角勾着一贯的笑容,甚至主动伸出手与穆谨言打招呼:“穆总,你好,你能来参加霍氏集团珠宝的珠宝展是我们的荣幸。”

    穆谨言礼貌性的握了下霍云澈的手,但嘴上却一点不给面子道:“我对霍氏集团的珠宝展没兴趣,只为一人而来。”视线落在唐初若身上。

    唐初若看向他的眼神却很冷漠,语气更是冰冷:“穆总还真是清闲,穆氏集团是要倒闭了吗?”

    “你这么关心我的事?”穆谨言语气温和,嘴角带着笑意。

    唐初若觉得这个男人已经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男人了,懒得再与他废话,看向霍云澈道:“霍大哥,我有些累了,先回去了。”

    “我送你回去。”霍云澈说。

    穆谨言却抢在唐初若开口前先开口了:“霍氏集团花重金举办了这个珠宝展,身为主办方,想必霍总很忙吧!为了一个女人丢下珠宝展,传出去,只怕霍老夫人会生气,所以送唐设计师的事还是我来吧!”

    唐初若不想理会穆谨言,看向霍云澈道:“霍大哥,今天是开展第一天,会有很多重要的顾客,你的确应该留在这里,反正这里离住的酒店也不远,我打车回去就好,你忙吧!”

    霍云澈没有执意要送她,免得激怒穆谨言,到时把事情闹大,对谁都不好。

    “路上小心。”霍云澈体贴的嘱咐。

    “我会的。”唐初若看都没有看穆谨言,迈步离开了。

    走出珠宝展之后,唐初若准备去打车。

    穆谨言却二话不说,拉着她的手,朝自己的车走去。

    “穆谨言,你干什么,放开我。”唐初若气愤的吼道。

    穆谨言却没有听她的,直接把人塞进了车里,让林申开车。

    唐初若气愤的瞪向她质问:“穆谨言,你想干什么?”

    “不想干什么,送你回去。”穆谨言忍着心中的不悦,沉声回道。

    “我不需要你送,我要下车。”唐初若一脸的嫌弃。

    “地址。”穆谨言好似没有听到她的话般。

    唐初若赌气似的侧过脸去,不搭理他,更不愿告诉他自己住哪里。

    “庄园。”穆谨言没再询问,而是自己做了决定。

    唐初若看着车子快速驶离珠宝展,意识到了什么,瞪向穆谨言质问:“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住的酒店不在这个方向,我要下车。”

    “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肯说,那只能我决定去那里。”穆谨言霸道的回。

    “穆谨言,你能不能讲点道理,我不说是不希望你送,停车,我要下车。”唐初若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没办法沟通,他向来都是这么霸道。

    穆谨言没有下令,林申是绝不敢停车的。

    唐初若气恼,伸手去抓门把手。

    穆谨言见状,不急不缓的开口:“打算跳车,准备让你爸妈白发人送黑发人?”

    “你——”唐初若刚才的确有跳下去的冲动,和听他这么一说,哪还有那个勇气。父母就她这么一个女儿,若是自己发生了什么意外,他们还怎么活。

    愤愤的瞪了他一眼,反正现在要去哪里也不是自己能决定的,只能安静下来,看他要做什么,反正他不至于在这异国他乡要了自己的命吧!

    车子行驶一个小时候来到了一个名叫:初瑜言的庄园。

    看到气派威严的大门上的名字,感觉这个庄园的名字好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