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网游小说 > 快穿之英雄求带飞 > 第200章 迷失的元歌4
    “百无一用,笨禽不知先飞,真是不成器”。

    坐在前排的连翘站起来,嘴角擒着高傲的笑意,

    “秦医傅,婢子知道,肝脏主疏泻;主藏血;主筋;开窍于目,其华在爪”。

    秦御医眼睛一亮,笑意道“白院使带出来的,果然不一样,哪是那些杂七杂八所能比较的。”

    连翘缓缓坐下,回首向着姚顷,挑衅的弯弯嘴角。这些简单的题目自不在话下,她就要苏姚顷出丑。

    这明显的敌意,姚顷不可能感觉不到。

    周围的人跟着嘲笑起来。那些人尽是趋炎附势,连翘是医官,本是官高一级,她喜欢五殿下是众所周知的。五殿下喜欢亲近姚顷,更是无人不晓。这样,她和木卿被孤立也是成了必然。姚顷浅笑,跳梁小丑。

    秦御医又重新开始讲课起来,似乎释放过了她。

    木卿呼了一口气“姚顷你怎么不听课,平时叫你看书你不看,现如今让连翘钻了空子”。

    “这课没意思枯燥而无味,咱不跟小女人一般见识。”姚顷捂着呵欠,

    木卿压低声音“这课不听是不行啊,这个月也就几次,学好了才能考上医官”。

    姚顷笑了笑,她向来都觉得自学最好,“还是自己看书容易,不喜欢被管教。”

    木卿扬眉,给了个你能行的眼神。两个人嘀嘀咕咕声渐大。

    突然坐连翘身边一个医女,站了起来“医傅,苏姚顷和木卿叽叽喳喳,影响我们听课,请医傅您来处理。”那像是有多影响她听课般。

    话音刚落,院子里人都盯着她们,个个都是看好戏的。

    连翘更一副兴灾乐祸的样子。欺人太甚。

    木卿手捏拳,欲发作不能。

    秦御医咬牙切齿,深吸一口气,看在五殿下的面子上“你们两给我站外面去,没到午时不准走。”。

    场下一阵唏嘘,

    “这么轻的惩责。”

    “就是,就应该大惩。”

    木卿瞪向那几个落井下石的人,眼气红的要喷火。

    苏姚顷安慰的扯扯木卿的衣袖,两人相继走了出去。

    六月的天气似乎有点微晒。两人立在门口,已经又一个时辰了,两人都有些不耐。

    木卿拳头一直未松直念叨着“连翘,使这些下三烂的招数,总有一天我会加倍还给她的”。

    看着木卿,那眼神有些凌人,姚顷在墙上画圈圈,想起总有人给他说的话,人总是在压迫中成长,天将降大任,必将熬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体身。

    忍不住一笑,转身牵起木卿的手“所谓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自磨砺来,是金子就会发亮,此等小人不必放心上,以后总会将其手刃之。”

    木卿将头埋在姚顷肩上,她只是为她委屈,哪有人一直就处处忍让着,被人欺负久了总会想反抗的。

    “姚顷,哪有人会一直像你这样洒脱,事事都不放心上。”

    姚顷笑了笑,拍这木卿的肩。她不是不计较,只是没触及自己底线,不必要让自己活的那么累。。

    两人相依的景象竟格外的和谐,这是姐妹的旋律,墙上的倒影定格着一道永不褪色的画面。

    姚顷胸口一阵柔软,能在自己最迷茫的时候有个人陪着你,跟你站在一起,那是多幸福的事。那些困扰自己的事就不用弄的那么清楚,何必平白让自己胡思乱想。

    沉寂半晌,侧首,忽感觉偏门有白色衣角一飘而过,可以断定是男子,管勾只限女子听课,一般很少有男子过来。姚顷连忙拉着木卿,

    “快,木卿,我刚看到有男子走过”

    木卿随着看向那边,就白色的不知名的花朵摇曳,空荡荡的哪见有人。

    “阿离,你是不是太困啦?眼花?”

    姚顷追了出去,这身影很眼熟,追到门口显然没有一丝人影,难道是自己的错觉。

    可能自己是真的很困了。

    院子里香炉上的焚香已燃烧了一大半。秦御医依旧谍谍不休的讲课。

    白闵榕慢慢靠近,看见站在院门口的两人,嘴角咧口。

    趁两人在恍神,绕到背後。伸手还未碰到姚顷,

    姚顷感有风声袭来侧身,白闵榕扑了个空。

    姚顷敲了下白闵榕的头,这小伎俩,

    “小白,原来是你,吓我,你怎么进来的?不是又当梁上君子吧?”

    木卿立即不给面子的大笑起来。

    看着木卿得意洋洋的笑,白闵榕顿感恼火,包子脸又红了。

    “阿离真不可爱啦,我是从正门光明正大的进来的好不好。”

    那偏门那影子怎么回事,疑惑道

    “偏门那个不是你?”

    木卿敲了下姚顷头,“说你是眼花啦”。

    白闵榕像抓到什么把柄样急忙道“人老了,眼睛不行了,得着我家白老爹帮你看看”。

    继而看着被罚站的两人,眼睛一闪

    “原来你们惹秦医不开心了,哈,又被罚站。”

    得意洋洋的像占了多大便宜。

    本来看好戏的木卿,顿时泄了气,“就怪那连翘,抓住空子,被她戏耍了。”

    白闵榕大笑“正所谓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

    姚顷拿手遮了下刺眼的阳光,眼睛眨一眨,“嗯,这话说的,你也是小小的人,你也难养。”抬头看下阳光“不过是好久没感受这样的大好日光了。”

    白闵榕抬手看看这毒辣的太阳,回味着姚顷的话,脸色黑了圈。品味真是独特。突然想到自己来这的目的,神秘兮兮的

    “今儿个来,是来传消息的,边关大站告捷啦,三爷已被圣上秘密诏回了。五爷呢,会在申时入北城引北军觐见圣上。”

    “太好了五爷回来啦”此时的木卿就像怀春少女听到自己爱郎的名字的喜悦。一脸红润拍着巴掌。

    姚顷笑了笑,木卿这丫头,红润的脸颊已表明她非常喜欢那五殿下。木卿是个喜行都会外露出来的人,那么他们关系看起来很复杂。自己关心的是五殿下回来了,是不是代表自己的身份就要解开啦。

    白闵榕拉了下各自思索的两,吐了口气,就知道五爷回来了,两人就不知方向了。

    “我们要赶到五爷进城前去北门,不然就赶不上见五爷一面。”

    看着沉醉在讲课的秦御医,三人相视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