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其他小说 > 神明恋爱日记 > 86、Chapter.86
    难しいことが多すぎる爱

    过于晦涩难懂的爱

    今日も変わらず降り続いている雨が

    今天的雨也仍是一直不曾停歇

    吐息の隙间で名前を呼ばれ

    在叹息的间隙听到自己的名字被呼唤

    轧む波动にのまれて

    于翻涌的波浪中沉溺①

    养病的日子很无聊。

    一开始只能坐在床上看看书,大概半个月左右可以下床活动, 由护士搀扶着做一些基础的复健。

    我的恢复能力很好, 可能是和本身的治愈异能有关。

    在我养病的这段日子, 访客络绎不绝,基本上异能特务科所有的同事都来探望过我了, 青峰大辉更是每天都会出现在病房。

    那个案子结束后,羽生风太给他放了一个长假。

    作为前辈,他希望青峰能出去走走,放松一下, 最好能联系权威的心理医生做一下辅导,不要长久地沉浸于自责这种消极的情绪中。

    这些我都知道。

    包括他的内疚。

    其实在最开始和他去横滨查案之前,我就已经隐约猜到会是这种结果。在港口黑/手/党所有现任高级干部当中,我个人认为最好相处的是中原中也,因为中原先生是个矛盾又可爱的人, 你能想象吗?一拳干翻十个壮汉, 动辄拆下海湾大桥两侧钢筋像投标枪一样随手掷出,这样的人在日常生活中看到背着重包裹过马路的老奶奶会上前搀扶,甚至会偷偷地用异能给老人减轻负担。

    除了中原中也, 不管我和青峰大辉在东京湾沿岸的存货仓库中遇到尾崎红叶、A或是“黑蜥蜴”中的任何一位, 只要双方发生冲突, 结局都是非死即伤。

    普通人和异能者的战斗本就是不公平的。

    青峰大辉不应该感到自责,因为在那种情况下,“无能为力”是正常的,他不是神, 他救不了所有人。

    当我们选择从事这个行业,第一天就应该明白,不断会有同伴、朋友,甚至是爱人从你身边离开。

    -

    青峰来看望我的大部分时间是不会主动开口说话的。

    一个很常见的画面就是:他坐在那里,双手交握成拳,半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偶尔对上我的目光,面露踌躇。

    这很不像 他,我有时真的觉得他不需要把所有的事情,所有造成糟糕结果的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但我不知道怎么去劝他,我站在什么立场上去劝他。

    我自以为是的开导,看似宽容大度地亲手解下他脖颈间的道德枷锁,会不会反而更近一步地把他推向深渊呢?

    其实,如果从逻辑上把整件事情从头到尾梳理一遍,很容易就会发现,导致现状的根本原因在于:两个本不应该产生交集的人,产生交集了。

    我拿到名单,我把它交给森鸥外,那么那些暗中潜伏、舍生忘死的科员就会因此丧命,异能特务科数十年的辛苦经营也会付之东流,一旦事情暴露,我在青峰大辉面前根本无地自容。

    但如果我不拿名单,我选择背叛港口黑/手/党,森先生不会放过我。

    我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思考,究竟有没有一种方法,可以同时保存我和青峰大辉两个人,我焦虑,我不安,甚至为此辗转反侧、深夜难以入眠,后来我发现没有,但我已平静。

    “今天天气很好,你可以陪我去楼下的小花园散散步吗?”我合上手中的漫画,是最新出的《周刊少年JUMP》,青峰带给我的,因为我跟他说我想要看一些比较有意思的书。

    毕竟世界名著和他绝缘,除了写真集,恐怕也只有从国中时代就坚持订阅的热血漫画书可以拿得出手了。

    “要带水杯和外套吗?”

    “水杯装一点温水,外套就带椅子上那件蓝色的,薄一点的。我看外面太阳挺好的,穿厚的会热。”

    “OK。”

    青峰站起身,熟练地接水,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取下,又细心地把它展开叠好才搭在臂弯上,以防衣物皱成一团,然后过来扶我。

    我突然产生了奇怪的联想,还挺好笑的:现在的情形就有点像新手爸爸整理女儿的袋鼠小背包,装上水杯零食外套,然后陪她一起逛小公园。

    我想,在以后的家庭生活中,青峰大辉一定会是一个负责任的好父亲。

    下午的阳光很好,夏季最为炎热的那段时光已悄然过去,漫步于小道,两侧是翠绿低矮的灌木丛,其间点缀着几朵白瓣黄蕊的无名小花。

    我们找了张长椅坐下休息。

    “这次放假时间很 长吗?”我凝视着远处喷泉旁一群嬉戏玩耍的孩童,状似不经意问道。

    “两个月,去年和前年我都没有休过年假,所以这次一起补上了。”

    “还有点不习惯。”说着,青峰笑了笑。

    “为什么?放假不好吗?”

    他抿了抿嘴唇:“不太好,没事干的时候总是会容易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而且晚上我会熬夜打游戏,白天一觉睡到中午,然后随便点个外卖,作息不规律,这种感觉很像之前脚受伤的那个暑假。”

    青峰顿了顿,然后轻声说道:“我不喜欢。”

    “你没有和父母一起住吗?”

    “念大学以后就不住在一起了,他们在镰仓的乡下有旧房子,而且我爸身体不好,也到了该退休的时候了。所以现在老两口就种点地,天气暖和一点就出去旅游散心,或等我休假的时候来东京看看我。”

    “他们就你一个儿子吧。”

    “是啊,我可是家里的独生子。”他的面上终于有了些许放松的神情。

    “父母会不会很担心啊,唯一的儿子却干/着这么危险的工作,而且年纪都这么大了都还不结婚生子。”

    闻言,青峰骤然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然后他状似生气地抬手给了我一击暴栗:“喂,你什么意思哦,嫌我年龄大?”

    我讨好地抱住他的手臂,赶紧摇摇头。

    “因为我有个热血老爸啦。他是个很勇敢的人,在路上碰见什么不公正的事都会挺身而出,比如在电车上看见变态猥/亵小姑娘,或者是路边的妇女被骑机车的小混混抢走钱包。

    他一直都很自豪他儿子是个警察,晚上出去和老朋友喝酒的时候还会吹牛我又办成了什么什么大案子,当然我妈会很担心,每周都会给我打电话。”

    他看向我:“那你呢?在没有来异能特务科的时候,你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我吗?我……没什么好说的。”

    我有点窘迫,这种窘迫是很没有道理的,就像深秋季节干燥的枯黄草地上突然窜起的野火,几个呼吸间便燃尽一切,烧成一片荒芜。

    我过去的人生平平无奇,掺杂着阴暗、私欲与猜忌,我的手上有鲜血,有□□灼伤留下的痕迹,我把经历分享给你不会为你带来快 乐,除了徒增烦恼,我实在不知道有什么好讲的。

    我不想让你觉得我很可怜。

    你的身上有我向往的一切美好品质,正直、勇敢、无畏、善良,你一直站在光里,我想靠近,却又害怕我所背负的、那些在每一个夜晚都会嘶吼咆哮的伴生物会伤害你。

    那天我和青峰两个人在长椅上坐了很久。

    但我们都很默契地避开那件军/火走私案不提。

    就随便聊聊,聊他公寓里养了一条金毛大狗,聊夏天最喜欢吃的一款草莓口味冰淇淋,聊我很想去北海道滑雪,但一直没有机会。

    -

    住了两个月的院后,我的伤好的差不多了,青峰也开始正常上班,过来看我的频率减少到了两三天一次。

    羽生风太也来过,他亲手给我削了个苹果,告诉我案件被圆满解决了。

    一切太过顺利,这不像森鸥外的风格,他如果吃了亏,一定会千百倍地从敌人身上讨回。

    又过了半个月,我觉得我已经痊愈了,可以考虑复工的事情,但是从来没有人跟我讨论过工作这个问题。

    某一天青峰来看我,我说:“我好像可以出院了。”

    他当时正在给窗台上的香槟洋桔梗浇水,花瓣层层叠叠呈现出好看的浓郁奶色。一束洋桔梗修剪好枝叶,用窄口圆身的透明玻璃瓶装着,水只用倒一半,放在阳光底下,一汪水色经由光线折射被投到空旷的天花板上,波光粼粼。

    “我可以出院了。”

    但他好久没说话,还是在浇花。

    我又说:“别浇了,这种被剪掉根的花活不久的。”

    ……

    我被异能特务科解雇了。

    我怔怔地坐在床上,看见阳光在我的手背上留下了一条笔直的明暗线。

    我听见一个又一个熟悉却又陌生的音节,从谁的口中吐出,不等我记忆,它们便一齐飘到半空中,拼出几个夸张而怪异的字符。

    我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视线模糊,阳光好刺眼,所有暴露在光线下的一切都令我感到恶心,包括我自己,我突然很害怕被人看见,我快要喘不上气。

    “呼——”

    “呼——”

    整个肺部就像一个快要报废的老风箱,在呼哧呼哧作响,缺氧的痛苦似火烧从胸腔一路窜上大脑。

    有人抱住我,抚摸我脊背,跟我说:“没关系的,深呼吸……”

    要如何形容那种感觉呢?

    我彻底失去了理智,像个疯子一样,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恐慌之中。

    “走开,不要碰我。”

    我使劲挣脱着他的怀抱,手边所有能够拿到的东西:水杯,台灯,钟,枕头,所有我能够拿到的东西全都被我抓住砸在他身上。

    “没事了,鹿岛,放轻松,已经没事了,来……深呼吸。”

    青峰抓住我的手腕,他想要让我安静下来,但我做不到。

    “你让我一个人呆着好吗。”

    “求你了,你让我一个人待着吧。”

    “你别跟我说话了行吗。”

    我实在不想让他看到我的崩溃,我尤其不想让青峰大辉看见。

    这个时候,我只想一个人呆着,躲在被子里,谁都不要看见我,不要跟我说话。

    “好……我不碰你,你不要激动。没事的,一切都会没事的。”

    他松开手,像是对我妥协,缓缓退后,最后带上了房门。

    青峰离开后,我一个人躺在床上,僵硬着躯体,以一种扭曲的姿势,我知道这样会让我很难受,但我不想动,更不想摆正身体。

    就这样吧。

    我知道,来自港口黑手党,来自森鸥外的报复,终于要到来了。

    -

    森先生的到访是在一个下雨天。

    推开门后,他十分自然地将手中的黑色雨伞放在了墙角,白色的衣摆被雨水完全打湿,正“啪嗒——啪嗒”往下滴水,他穿了件很常见的白色医生制服,如果你在医院走廊内和他迎面撞上,你一定会把他误认作是医生的。

    “啊……我是真的讨厌下雨天。”森鸥外抬手掸了掸衣领,似真似假地抱怨了一句。

    他抬头看向我:“好久不见?”

    “喜欢我送你的礼物吗?”他脱下外套,露出里面的深灰色修身马甲,在我对面坐下,表情轻松状似和老友闲谈,没有一点紧张、压迫的气氛,仿佛他今天到访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和我说几句话。

    “什么礼物?”

    “Fire,Lay off,或者是,Lose your job……”他笑了笑:“你喜欢哪种说法?”

    他讲英文很好听,大概是因为出国进修过的原因,总之发音很标准,挑不出一丝错误。

    “还记得港口黑/手/党的三条原则吗?”

    『绝对服从首领的命令』

    『不可背离组织』

    『收到的攻击定要加倍奉还』②

    “你违反了几条?”

    我抿了抿嘴唇:“所以,您今天来是想要取走我性命吗?”

    闻言,森鸥外指尖交叠呈尖塔式,身体前倾,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盯着我,他微微一笑:“不,杀人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我很欣赏你的异能,所以我要跟你玩个游戏。”

    是“我要”,而不是“我想”。

    “我能做到的只是简单的治愈,这样的异能毫无价值。”

    他不置可否,只是挑眉道:“看来你并不了解这个能力。”

    “但是没有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什么游戏?”

    “很简单。”

    “异能特务科你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如果你想,你还可以回到我身边。”

    ……

    “只要你亲手杀了青峰大辉。”

    “你们两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你选哪一个?”

    森鸥外站起身,俯身凑到我耳边轻轻道:“好好考虑清楚,然后这个周五,来横滨见我。”

    温热的气流搔刮着耳膜,但我却好像身处深海,除了一阵尖锐的耳鸣,什么都听不见。

    “你不会希望我亲自动手解决的。”

    作者有话要说:①《Silly》

    ②《文豪野犬》

    终于!我终于写到了这里!这个结局是一开始就设想好的,灵感来自于《007:大战皇家赌场》

    后面会以青峰的视角呈现。感谢在2020-06-28 01:48:42~2020-06-28 15:37: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奶啤奈斯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还记得港口黑/手/党的三条原则吗?”

    『绝对服从首领的命令』

    『不可背离组织』

    『收到的攻击定要加倍奉还』②

    “你违反了几条?”

    我抿了抿嘴唇:“所以,您今天来是想要取走我性命吗?”

    闻言,森鸥外指尖交叠呈尖塔式,身体前倾,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盯着我,他微微一笑:“不,杀人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我很欣赏你的异能,所以我要跟你玩个游戏。”

    是“我要”,而不是“我想”。

    “我能做到的只是简单的治愈,这样的异能毫无价值。”

    他不置可否,只是挑眉道:“看来你并不了解这个能力。”

    “但是没有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什么游戏?”

    “很简单。”

    “异能特务科你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如果你想,你还可以回到我身边。”

    ……

    “只要你亲手杀了青峰大辉。”

    “你们两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你选哪一个?”

    森鸥外站起身,俯身凑到我耳边轻轻道:“好好考虑清楚,然后这个周五,来横滨见我。”

    温热的气流搔刮着耳膜,但我却好像身处深海,除了一阵尖锐的耳鸣,什么都听不见。

    “你不会希望我亲自动手解决的。”

    作者有话要说:①《Silly》

    ②《文豪野犬》

    终于!我终于写到了这里!这个结局是一开始就设想好的,灵感来自于《007:大战皇家赌场》

    后面会以青峰的视角呈现。感谢在2020-06-28 01:48:42~2020-06-28 15:37: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奶啤奈斯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还记得港口黑/手/党的三条原则吗?”

    『绝对服从首领的命令』

    『不可背离组织』

    『收到的攻击定要加倍奉还』②

    “你违反了几条?”

    我抿了抿嘴唇:“所以,您今天来是想要取走我性命吗?”

    闻言,森鸥外指尖交叠呈尖塔式,身体前倾,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盯着我,他微微一笑:“不,杀人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我很欣赏你的异能,所以我要跟你玩个游戏。”

    是“我要”,而不是“我想”。

    “我能做到的只是简单的治愈,这样的异能毫无价值。”

    他不置可否,只是挑眉道:“看来你并不了解这个能力。”

    “但是没有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什么游戏?”

    “很简单。”

    “异能特务科你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如果你想,你还可以回到我身边。”

    ……

    “只要你亲手杀了青峰大辉。”

    “你们两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你选哪一个?”

    森鸥外站起身,俯身凑到我耳边轻轻道:“好好考虑清楚,然后这个周五,来横滨见我。”

    温热的气流搔刮着耳膜,但我却好像身处深海,除了一阵尖锐的耳鸣,什么都听不见。

    “你不会希望我亲自动手解决的。”

    作者有话要说:①《Silly》

    ②《文豪野犬》

    终于!我终于写到了这里!这个结局是一开始就设想好的,灵感来自于《007:大战皇家赌场》

    后面会以青峰的视角呈现。感谢在2020-06-28 01:48:42~2020-06-28 15:37: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奶啤奈斯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 “还记得港口黑/手/党的三条原则吗?”

    『绝对服从首领的命令』

    『不可背离组织』

    『收到的攻击定要加倍奉还』②

    “你违反了几条?”

    我抿了抿嘴唇:“所以,您今天来是想要取走我性命吗?”

    闻言,森鸥外指尖交叠呈尖塔式,身体前倾,那双暗红色的眼睛盯着我,他微微一笑:“不,杀人是一件很无趣的事情,我很欣赏你的异能,所以我要跟你玩个游戏。”

    是“我要”,而不是“我想”。

    “我能做到的只是简单的治愈,这样的异能毫无价值。”

    他不置可否,只是挑眉道:“看来你并不了解这个能力。”

    “但是没有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什么游戏?”

    “很简单。”

    “异能特务科你已经回不去了,但是,如果你想,你还可以回到我身边。”

    ……

    “只要你亲手杀了青峰大辉。”

    “你们两个人当中,只有一个人可以活下来。”

    “你选哪一个?”

    森鸥外站起身,俯身凑到我耳边轻轻道:“好好考虑清楚,然后这个周五,来横滨见我。”

    温热的气流搔刮着耳膜,但我却好像身处深海,除了一阵尖锐的耳鸣,什么都听不见。

    “你不会希望我亲自动手解决的。”

    作者有话要说:①《Silly》

    ②《文豪野犬》

    终于!我终于写到了这里!这个结局是一开始就设想好的,灵感来自于《007:大战皇家赌场》

    后面会以青峰的视角呈现。感谢在2020-06-28 01:48:42~2020-06-28 15:37:37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奶啤奈斯 1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