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穿越小说 > 大唐唯一的剑仙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以图来日
    他说这话的时候,神情有些嘲讽,呵,岳父吗……

    那小子倒是想得美!

    “那小子喜欢你,这是毋容置疑的,而这,正是他的弱点,我们若是利用好了,哪怕他真的是仙人,我们也可以把他拿下!”

    公孙重一脸笃定,感觉自己胜券在握了。

    公孙兰静静地看着他,然后,轻轻地摇了摇头:“我能感觉到,不是的,而且……”

    说到这里,她的语气也有些嘲讽:“就算他喜欢我,你就真是觉得,他会因此,放过你第二次吗?我告诉你,不会的!”

    她上前一步,看着已经露出些许老态的公孙重,喃喃地说道:“父亲啊……你把别人看扁了。江亭云不杀你,是因为仁慈,可是在你看来,那却是懦弱。

    你不要认为,别人的好意,是没有止境的,若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冒犯他,终有一天,就是你的死期。

    父亲啊,你好好想想,这次,你若是再次失败,你将身首异处、长眠此地。这样的话,你还依然想要动手吗?”

    公孙重闻言一怔,随后才缓缓地摇了摇头:“我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如今我之所以没有埋,唯一的理由就是,李隆基还活着!若是不能杀死李隆基,我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呵。”

    公孙兰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这种话,你没必要跟我说,我不信……我从来就不认为,有什么人生理想,会比自己的命更重要的。会这么说的人,只是虚伪罢了。而且……”

    说到这里,她的表情也有些微妙起来:“你觉得,你若是失败,死的人只会是你吗?”

    公孙重闻言一怔,随后缓缓地问道:“你……怕死?”

    “我当然怕死,我早就说过,我很怕死。”

    公孙兰回答得很坦然。

    随即,她看向公孙重,有些嘲讽地说道:“以后,你若是没有十足的把握,就别通知我了,我可不想,陪你去死。”

    说罢,她便走到门边,打开了房门,说道:“请吧,父亲大人。”

    “……”

    公孙重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二话不说,拿起木箱子,走出了门外。

    在公孙兰即将关上门之际,公孙重说了一句:“如今,我们的计划,想必已经暴露了……也就是说,你的那位情郎,有可能会杀死我……希望这不是我们见的最后一面吧。”

    说罢,他便头也不回地走远了。

    看着他走远之后,公孙兰才回过头来,随便朝一个方向鞠了一躬,媚笑道:“怎么样?郎君,这番闹剧,可还好看?”

    当然,是没有人回答她的。

    对此,她也不在意,嬉笑了几句之后,很快,便也睡下了。

    至于江亭云……他当然是在的。

    他此刻正站在房梁上,神情微妙。

    刚才的一幕,他当然看到了。

    事实上,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

    对于公孙重的计划,他试着还原了一下。

    一开始,公孙重以为自己已经离开了郾城,那个时候,他的计划是,继续隐藏他们的计划,同时,让女儿刷江亭云的好感度。

    然而,江亭云回来了……并且,他在很短的时间内,就知道了他们的计划。

    这个时候,公孙重是崩溃的。

    因为,这意味着,他们的计划,将直面江亭云的阻拦,这跟之前的情况,是大不相同的。

    因此,他对付江亭云的策略,自然也要大大地改变。

    然而,他根据自己放过了他这件事,推断出,自己喜欢公孙兰,至少,自己是在乎他的。

    这就给他一种,自己哪怕再次得罪江亭云,也能够、至少,是有可能逃避死亡的错觉。

    这就让他的胆子大了起来。

    毕竟,只要不是必死的结局,人们的胆子都会大起来。

    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要不然,这世间就不会有那么多赌徒了。

    而公孙重,无疑就是一个喜欢赌命的人。

    之后,他又得知,自己承诺过,在公孙兰沐浴的时候,会回避,并且,自己还曾经进过她房间。

    这就给了他灵感。

    他只需要,趁着公孙兰沐浴、江亭云没有监视的时候,进入她的房间,设下陷阱,就可以在自己下次拜访时,将自己击杀。

    然后……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出了变故。

    公孙兰,临时否定了这个计划。

    为什么呢?

    江亭云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露出了一丝饶有趣味的笑意。

    第一种可能自然是,她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推断出,自己并没有信守承诺,依旧在监视着她,因此,她才临时改变了计划。

    至于第二种可能嘛,那自然是,如她所说的那样,她怕死,不想冒这个险了。

    而这,也是她自己表达的意思。

    而第三个可能,是公孙重的猜测:她对自己动了情,因此,不想致自己与死敌。

    目前来看,这个可能的可能性是最小的,只能作为参考。

    至于最后一种可能嘛……那就是,他们两个人合伙演了一场戏,想要以此来降低自己对公孙兰的戒心,然后,以图来日。

    这个可能是存在的,而且,江亭云觉得,这个可能的可能性还并不小。

    想到这里,他便有些自嘲地摇了摇头,这就是事情的有趣之处了。

    只要,他们有杀他的动机,那么,无论他们做了什么,在他看来,都是不怀好意。

    确实,他跟公孙兰之间,已经隔了一道厚厚的墙,轻易突破不了了。

    只是,有一件事情,他很好奇,那就是,在自己的监视之下,他们究竟是什么传递消息的?

    这一点,在他后来的观察下,也有了答案:茅房,是间谍的天堂。

    他们各自在茅房里写下纸条,然后,再偷偷地把纸条交到对方手里。

    至于交换的方式嘛,也很经典——他们会吧纸条塞进食物里,然后,吃到纸条的那个,在去一趟茅房,把纸条打开。

    这个方法没有什么问题,只是,一想到,那些纸条是在茅房里写下的,结果到最后,却要塞到食物里……

    唉,他们也不容易。

    而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很快,就到了宋理理回来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