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玄幻小说 > 证道从遮天龙马开始 > 第156章月灵公主
    “轰!”

    另一个化龙巅峰老者祭出一把遮天的大铁锤,如山岳一般镇压而下,气势磅礴,压塌了虚空,摄人心魄。

    “棺来!”

    黑棺迎风而长,申马浑身气血翻腾,猛地踹向黑棺,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砸向大铁锤,空中传来了阵阵轰鸣声。

    “轰隆隆!”

    震天巨响,神芒崩云,洞穿云霄,这片天地刹那间崩溃,恐怖的能量像是万重大浪汹涌无比,席卷八方,狂暴猛烈。

    “咔嚓!”

    大铁锤崩成几大块,黑棺携万钧之力扑向那个老者,幽幽的黑芒笼罩了这片大地,几个阴阳教的老者感觉如同背负了一座太古神山,倍感沉重。

    “朝孔雀!”

    申马浑身冒起金色的蒸汽,那是长年修炼金光咒所形成的特殊能量。他人立而起,勾动天地之力,前蹄轰出一道如同孔雀开屏般的死亡烈焰。

    “挡住!”

    几个老者合力撑起一道神力帷幕,漫天的烈焰轰然砸落,“吱吱”声不断响起,前方数千米处的一整片山林都被烧成灰烬。

    “呦呵,你们阴阳教是越活越回去了,连个四极境都解决不了。要不要小爷帮帮你们?”

    来人是一个极其英武的男子,他踏云而来,周身有神环缠绕,紫色的长发遮蔽了大半的脸孔,一双眸子像刀子一般锋锐。

    “哼,戴月京,就算你是九黎皇朝的皇子,我阴阳教又岂是你能侮辱的?”阴阳教的一位老者面沉如水,手持凶兵,寒声道。

    “难道不是吗?一群糟老头子,闪一边去。这头龙马是本皇子的了。”戴月京一脸轻狂。

    “月京皇子,这头龙马杀了我教候补圣子,自然要血债血偿,希望你不要自误。”头顶黄钟的老者开口道。

    “不服气,便一起来战,本皇子让你们两条胳膊。”戴月京猖狂无比。

    若不是忌惮他那半步大能的修为,几个阴阳教的老者怕是早已冲上去厮杀了。

    “申老弟,我看他们是将你当成香饽饽了,都想骑你呐。”段德笑眯眯道。

    “死胖子,不会说话就闭嘴吧。本座可是要证道化真龙的存在,岂是这些杂毛能驾驭的?惹毛了我,直接一发神源炸弹送他们上天。”

    申马表面上一脸淡然,其实内心早已浇了一瓢油,怒火忽地燃烧起来。

    “唰!”

    这片山林又有一个人来了,那是个倾国倾城的女子,有沉鱼落雁之貌,闭月羞花之姿,如同九天神女下凡尘。

    “月灵,你怎么来了?”九黎皇朝的戴月京惊讶道。

    “此地龙气冲天,碰巧路过,便过来看看。”那女子轻语道。

    “是她!”申马惊讶万分,仿佛看见黄河水倒流。

    这个女人便是他第一次去秦门时,遇到的那个正在湖中沐浴的女子,他在秦门还见过她几次,没想到她竟然是九黎皇朝的月灵公主。

    这可是号称中州的第二美人!

    “那具棺材怎么有点熟悉?是那个小贼!”月亮公主脸色绯红,银牙轻咬,二话不说,一道芒刃便甩了过去。

    “铿锵!”

    黑棺上有莫名的道纹流转,垂落一道水幕,瑞彩万道,挡住了突如其来的一击。

    “我说这位美人,你没事打我作甚?”申马开口道。

    “小贼,那晚的事可还记得?”月灵公主气的两腮圆滚滚,活像个熟透了的小樱桃。

    “哦,风花雪月的那一晚,本座记忆犹新,绕连三日,不绝于眼,真是怀念啊。”申马大大咧咧的说道。

    “申老弟,没想到你与月灵公主还有这般关系。哎,自古人妖有别,那九黎皇朝的皇主怕是不同意这门亲事啊。”段德趁机煽风点火。

    “月灵,你与这头龙马真有那么一回事吗?”戴月京板着脸,寒声道。

    “啧啧,没想到月灵公主还好这一口。”阴阳教的一个老者阴阳怪气的说道。

    “混蛋,你瞎说什么?!找死!”月灵公主气得浑身直哆嗦,直接祭出一张神图。

    突然,这片天地仿佛被禁锢住了,一副巨大的古卷横贯长空,无上威压淹没了申马。

    “九黎图?”申马惊骇万分。

    “不是真正的九黎图,是一件仿品。”段德沉声道,神色肃穆,这张图给他带来了一股心悸感。

    “俗话说前世一千次的回眸,换来今世的一次擦肩而过。前世一千次的擦肩而过,换来今世的一次相遇。我俩如此有缘分,却是没想到月灵公主如此绝情!”申马一副悲愤欲绝的样子。

    “你给我闭嘴!”

    月亮公主双手轻轻一压,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中心处的申马仿佛置身于八卦炉中煅烧,炽热非常,每一寸肌肤都有一种灼烧感,疼痛难忍。

    真正的九黎图是一件极道帝器,号称可以熔炼一切,内蕴三千大世界,可斩杀一切敌。它的仿品虽然没有那么大威力,但是仍然继承了一丝余威。

    “雷法·麒麟!”

    天空中传来一阵雷鸣声,申马借助雷法引动天地间的雷电之力,在虚空中形成一头百丈长的墨玉麒麟,它通体由雷电组成,其上神纹密密麻麻,交相辉映,气势磅礴。

    九黎图仿品轻轻一颤,与麒麟撞在一起,一股浩瀚如海的波动震出,周围十里的草木尽皆化为齑粉,原本高耸入云的山峰直接被削平。

    申马用黑棺挡在前头,依旧被余波所伤,嘴角溢出一缕缕鲜血,身上有鳞甲剥落。

    “战!”

    申马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过得肆意豪放的马生,但是一旦见血了,心中的战意便会被无限放大,这仿佛成为了一种本能。

    他浑身的精气如龙一样翻腾,背后真龙异象浮现,血色的五爪神龙睁开双目,眸中似有诸天世界在流转,一股恐怖的气息弥漫在整片天地。

    他迈步向前,身后的五爪神龙抓起度天棺,以雷霆万钧之势轰向了悬在穹顶上的九黎图仿品。

    皆字秘触发,战力十倍提升,黑棺度天!

    “不知死活!”月灵公主冷笑,带着一丝嘲讽,手中掐着法诀,九黎图仿品顿时散发出更加恐怖的波动,摄人心魄。

    “当当当…”

    黑棺撞击九黎图仿品的声音不绝于耳,让人耳鼓轰鸣,五脏六腑随之颤动,连灵魂也不例外。

    “一次不行就十次,十次不行就百次,百次若还不行……就千次万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