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文学 > 玄幻小说 > 我可以兑换功德模板 > 第114章 妖迹
    李兆廷也想知道刘文举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不知大人造访,有何见教?”

    刘大学士并无拐弯抹角,道:“在考场之上初见状元郎,老夫就觉得状元郎品貌不凡,果然是人中龙凤,今日再添一喜,状元郎前途无量啊!”

    刘文举为了成事,甚至用上了吹捧的语气。

    李兆廷也被刘文举吹得一愣一愣的,连忙问道。

    “不知道老大人口中所谓喜事从何而来?”

    闻言,刘文举捏手捻胡须,摇头晃脑答道:“陛下见你才貌双全,心生爱才之意,老夫会意从旁撮合,拟将公主许配给状元公,招你进宫做皇家驸马,这难道不是天大喜事?”

    说着,刘文举一双目光望着李兆廷,面带得色。

    李兆廷闻言,已经原地爆炸。

    糟老头子这难道不怕被雷劈,竟然推他入火坑。

    这哪里是喜事,这是天大的祸事。

    她原本就是个女儿身,若是做驸马,那不是立刻露馅了!

    而且皇家自己没点逼数吗?

    国朝驸马值钱吗?

    的确值钱!京师有许多商贾经常出高价买个县主,郡主之类的赵氏宗女回家当媳妇,公主自然价格更高!

    但是对于他们这些有志于仕途的进士而言,就是个火坑。

    国朝著名的皇家火坑!

    因为成了驸马之后,进士的仕途基本上就结束了。

    国朝以前朝外戚乱政为戒,对外戚限制非常非常严格!

    严格到入仕当官、不能领兵,就连生出的儿子也不能科考,不能当官,不能领兵。

    也就是说,当了驸马,你的人生就毁了,你的儿子的人生也毁了

    甚至当了驸马,意味着自己的命运从此和“女尊”这两个字结缘一辈子,你要每天对着公主卑躬屈膝,各种行礼……

    就连自己的父母也要对公主各种行礼……

    不过因为涉及皇家脸面,这桩秘事,寻常进士是不知道的!

    也就陈世美那个傻瓜愿意去当什么劳什子驸马……?

    不过李兆廷出身于簪缨之家,对这些门道是清清楚楚,此时他恨不得手提一根棒子狠狠给这老邦子一下。

    竟然推他入火坑。

    李兆廷连忙摇头拒绝,声称自身身份卑微,配不上帝王之家,陛下恩典,老大人提拔,洋洋在心,只是婚姻一事万难从命。

    刘文举撇着李兆廷万般不从的李兆廷,皱着眉头,这位状元公简直不识好歹。

    成了官家娇客,这一生都是受用无穷,从此再也不用奋斗,得享高位,岂不更好。

    不过想着还有一位探花,刘文举并没有逼迫太甚,准备回去之后,谈谈那位探花的底细。

    不过那位王探花,刘文举有些迟疑,那位王探花可不是那么好逼迫的。

    琅琊王氏出身,人家在朝中还有奥援。

    御史台的王大喷子,刘文举领教过,若是一个不好,就是惹火烧身。

    刘文举对那位监察御史,王副台长,心里头有些发憷!

    ……

    刘文举并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都落在了有心人身上,他这段时间在崇政殿中敲边鼓,有人早已经将他的一举一动报给了延福宫。

    延福宫中

    听到宫中女侍的回报,刘皇后面无表情。

    王探花谁都能娶,唯独不能取了皇家的公主。

    “娘娘,要不要婢子去警告一下刘大人!”

    明玉低眉顺眼,余光撇了一眼自家这位娘娘,感觉这会儿娘娘脸色阴沉的厉害。

    目前皇家在闺阁中就只有一位帝姬,这位帝姬是宫中李妃所生,长得自然也是天姿国色,极得官家喜爱。

    刘皇后此时却冷笑道:“不用了,刘大人既然喜欢做媒婆,那就让他做吧!”

    刘皇后目光中一丝寒意闪过。

    琅琊王氏是世代簪缨,显然是不会让自家探花去做驸马的!

    不过刘文举此举对王渊的前程无疑是有影响的!

    这让刘皇后神色不快!

    决定等这段时间过去之后,好生敲打敲打这位刘学士,让他整天别净想没用的……

    不过王渊的婚事的确是迫在眉睫,刘皇后有些担心,琅琊郡中那位会打歪主意。

    在刘皇后心头,作为这位探花郎的亲生母亲,只有她才有资格为王渊指定婚事。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其他人休想!

    不过刘皇后也知道,琅琊郡中那位恐怕这个时候真的已经有打算。

    她得想办法先下手为强!

    ……

    王渊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盯上了,成了官家眼中的佳婿!

    王渊在三和堂中做法,运用乾坤八卦定位之法,很快锁定了一个方向。

    王渊花了一身道袍,悄然走出三和堂,朝着城东坊市追踪而去。

    偌大的京师分为八厢,既有旧城左第一,第二,右第一,第二,以及新城城南,城北,城东,城西四厢。

    每厢设坊,每厢设立两坊到三十坊不止。坊就是王渊影响到的街道居委会差不多。

    这里四通八达。

    王渊追踪,一路来到了城东的崇阳坊中,这里庙宇林立,是京师中庙群所在之地,香烟袅袅,不乏浩渺神力的灵机。

    一座座庙宇巍峨,壮观。

    王渊在这里看到了关二爷的崇宁宫,内里香火鼎盛。

    《三国演义》的伟力,的确不俗。

    在旁边还有一座张飞庙,这张飞庙看起来是新建的,金身刚刚入住不久,墙壁漆的十分油亮。

    香火也是相当不错,不少年轻汉子也来烧香。

    “张飞庙也跟着受益不浅呐!”

    王渊见此略为一笑,手中乾坤八卦镜上光华流转,抵挡住周围那一股股神力的干扰,凭借着他强大道行,王渊径直锁定了其中一座庙宇。

    “项羽庙!”

    项羽庙就不同于前面的崇宁真君庙和张飞庙,这里香火淡淡的,很少有人前来拜祭。

    王渊收好手中八卦镜,一双法目有些诧异的望着这项羽庙,这庙里倒是充斥着正气,那一缕妖气完全消失了。

    王渊顿时走上前去,里面有一位穿着黑衣的庙祝从内里走了出来。

    “这位道兄前来,所为何事?”

    王渊此时以新领悟的一张幻形符改变了自身样貌,此时他是一个两柄霜白,面貌仍然是俊朗无比的中年道人,看起来中年魅力十足。

    “贫道崇修,今日路过这项羽庙中,观霸王金身巍峨雄壮,不免感慨,特意近前,敬上一炷香!”

    “原来如此,道兄请进!”

    黑衣庙祝闻言抬起头,他面目极其尖细,目光灵动,隐隐带着奇特的颜色,像是胡人血统。

    眼看着王渊步入正殿,正儿八经上了一炷香。

    霸王项羽,乌江之畔,力战而亡,自然当得起他的一炷香火。

    转瞬王渊抬起头望着黑衣庙祝,笑意盈盈的道。

    “这项羽庙中,有不只一道妖气的痕迹,你说说吧,你的兄弟姐妹都在哪里,说出来给你个痛快?”

    此言一落,黑衣庙祝面色骤变,周身滚滚黑气弥漫而来,一道黑气霎时没入大地,便要逃窜!